返回首页

钞氏兄弟(钞子艺,本科、学士;钞子伟,清华硕士.双胞胎兄弟)职业艺术家。河南南阳人,同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雕塑学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专业委员会会员。毕业于河南南阳理工学院艺术系,先后在中央美术学院学习。现工作生活于北京。【详细】

  • 【追忆——钞氏兄弟作品展】中华世纪坛世界艺术馆(2012年)
  • 【红色经典——钞氏兄弟作品展】世纪金源购物中心B11美术馆(2011年)
  • 【裂•变——钞氏兄弟艺术展】北京大未来林舍画廊(2011年)
  • 【“风雨沧桑忆门楼”——钞子伟、钞子艺作品展】北京(2005年)
  • 【“都市怀旧”——钞子伟、钞子艺作品展】798北京(2004年)
  • 【第七届全国陶瓷展】《消失的家园》获“金奖”,龙泉
  • 【第十一届全国美展,(雕塑展、设计展、陶瓷展)】中国美术馆《昨天》获“银奖”
  • 【中国-东盟国际商务区城市雕塑设计方案邀请赛】《硕果》获“银奖”,南宁
  • 【第二届韩国国际陶瓷双年展】《门》获“铜奖”,利川陶瓷馆,韩国
  • 【抗日战争胜利55周年美术作品展】《支前》获“三等奖”, 全国政协礼堂,北京
  • 【第七届亚洲艺术节主体雕塑展】《南国之光》获“三等奖”,佛山市政府,佛山
  • 【第四届韩国国际陶艺双年展】《东方红》获“评委会精品奖”,利川陶瓷馆,韩国
  • 【北京奥林匹克景观雕塑国际巡回展】《夙愿》,《硕果》“优秀奖”北京、上海/美国
  • 【黄天厚土雕塑大展】《中国娃娃》获“纪念奖”,中华世纪坛,北京
盛杨,中国美术家协会雕塑艺委会主任,中央美院教授

在最近的20多年里,出现了一批又一批年轻的雕塑家。他们生气勃勃,努力推进雕塑的新发展,并以探索,寻找个人的雕塑语言和个人风格的独特性而展现他们的才华。在这之中,钞子艺、钞子伟兄弟是一对令人瞩目的双子星座,熠熠发光。最初我是被他们兄弟二人的勤劳、朴素、谦虚、热忱所感动。他们在租用的一间大房子里,用于居住的仅是一间吊脚小阁楼,而整个房子则是一个大车间,布满了工作台,工具和材料,堆满了他们的大大小小的雕塑成品和半成品。 你初次进来,一股浓烈的树脂味、烧土味和混杂着的劳动的气息味向你袭来,一个地地道道的手工作坊。然而,当你坐下来和他们谈,再看看他们制作的状态,观赏他们的作品,那未空气就会不知不觉地慢慢地转化为一种苦涩中又渗透着温馨的芬芳,这是一个艺术创造、艺术劳作、艺术畅想的地方。【详细】

岛子,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钞氏兄弟近十年来的雕塑创作经历了两个实验阶段,显现出两种形态迥异而有相互关联的文化意向。第一实验期为人文制陶,即1999年开启的“造房计划”,以写实性和表现性相互融合的语言,再现中国传统建筑的人文意涵与现实命运,作品的选题几乎包容了南北方主要的建筑形式。他们选择了门楼作为民居建筑的独立典型,着意表现其历经沧桑的表情,在其象征性意蕴中,历史的肌体凝固,而其灵魂在诉说。这一系列作品一扫当代流行陶瓷的光鲜艳丽、浮泛虚饰,显现着黯淡、沉郁的悲剧色彩;延续至今的第二个实验期为机械美学的表征。如果说钞氏兄弟在人文制陶阶段解决了陶艺的当代性转换,技法层面的实验大于精神的表现,无疑地,在2003年之后,则逐步实现了观念和技法的统一、主题和题材的切合,尤其是红色历史的矛盾性和复杂性的自觉探索,使得《东方红系列》又名“红色机器”,成为机械美学在中国当代雕塑中的一种独特表征。【详细】

陈培一 ,雕塑杂志社副主编

生活在北京的钞氏兄弟,不仅发现、关注中国的当下社会问题,用作品表现反映了一些环境保护、交通灾难、民生安全的“事件”,而且也留恋于昔日南阳的农村生活,创作了一些“老物件”,再现了他们过去熟悉的生活场景和生活伙伴,在作品中注入了真挚的情感。如《老板车》系列,《辘轳》、《老皮箱》、《老船》、《老灶台》、《老物件》(军帽、军挎包、解放鞋、茶缸之类)等。这些充满乡土气息的作品,这些充溢着怀旧色彩的作品,拓展了当代艺术的表现空间,丰富了当代艺术的创作题材,创造了一种新的审美价值。当代艺术其实就是颠覆传统,解析传统,再造传统,各种新材料、新技术的大量使用,使其日趋光鲜华美,异彩纷呈。而钞氏兄弟就在这个当代艺术大潮的挟裹之下,不为所动,用近乎返璞归真、写实再现的现实主义手法,用近乎文物修复的艺术标准,为当代艺术刷上了一笔重重的、苦涩的又有几分自豪情愫的怀旧色彩,从而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艺术个性,也用一丝不苟、匠心独特的严谨认真创造了自己的艺术样式。【详细】

中国美术馆,河南省美术馆,利川陶瓷馆,乌里·希克,大同中国当代雕塑馆,台湾大未来画廊,台湾四行仓库、北京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墙美术馆 ,南京爱涛艺术馆 ,纽约陶艺画廊,东盟艺术大赛组委会,惠安、佛山、厦门、郑州、新乡等政府机构,另有多件作品分别被画廊和个人收藏。【详细】

所有图片均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