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古代书画是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瑰宝,是民族文化的物态化,凝聚着民族的智慧和文明。书画高仿复制品的兴起,既能很好地传承和弘扬中国古代书画所承载的这一文化积淀和内涵,又能最大程度地保护原作,让那些藏于深宫之中的传统中国书画名作,化身万千,进入寻常学子的画室、进入普通大众的厅堂。

书画复制品是指以原作为标准,充为利用现代科学技术,通过扫描、调色校准、打印输出等一系列工艺,制作出与原作非常接近的仿品。品质高的艺术复制品至少要与原作有95%以上的一致率,这也就是说,把原作和复制品摆在一起,普通人用肉眼分辨不出真假,只有专业人士,借助仪器才能辨别出来。

余稚.花鸟图册节选

在艺术品中的真品、原作诚然可贵,但都数量有限,一些研究家和收藏家,当然力求从市场上买到原作、真品。而另外一些爱好者、研究者和收藏者,在难以买到原作、真品的情况下,只好从购买复制品中寻求某种满足。但切忌将复制品和赝品混为一谈。

复制品同原作、真品相近,也是一种艺术品。它从用材上、形体上、工艺上、风格上,要求同原作、真品保持一致,力求做到形神毕肖,可以乱真。复制品大都不以赢利为目的,其功能在保护原作,继承传统。如古代书画中的《洛神赋》、《女史箴图》等,就是靠临摹复制得以流传至今。到国外展览的敦煌壁画是临摹品,被爱好者竞相收藏的宣德炉也大多是复制品。由于复制品具有艺术再创造性质,所以,不论书画、陶瓷或其它器物,其复制品不论水平高低、历史久暂,均不应打入赝品之列。

邹一桂-玉堂富贵图 96×197cm

赵孟頫-红衣西域僧图

复制书画并不是现代人的发明,早在1600多年前,古人就已经用临摹的方法复制优秀书画作品了。我们今天见到的许多国宝级书画作品,其实都不一定是原作,而是古人的临摹复制品。

北京故宫有一座恢弘的建筑——养心殿,这里曾经是乾隆皇帝的寝宫。乾隆在养心殿隔出一个房间,名曰“三希堂”,专门用来珍藏三件稀世书法作品,它们是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王羲之的儿子王献之的《中秋帖》、王羲之侄子王询的《伯远帖》。您可能想像不到,被历代书法家推崇为“天下第一神品”的《快雪时晴帖》,却不是王羲之的真迹,而是古人的摹本。

《韩熙载夜宴图》是南唐著名画家顾闳中的作品。相传这幅画是后主李煜想通过任命韩熙载为宰相,借助他的才干拯救岌岌可危的南唐,可韩熙载对颓废的南唐政权已经失去了信心,每天沉醉于歌舞声乐之中,不肯出任宰相。后主李煜想搜集证据,问罪韩熙载。于是,李煜下了一道密旨,让顾闳中到韩家作客,“目识心记,绘图呈报”。之后,顾闳中就利用绘画特长,把韩熙载纵情声色的证据一一“记录在案”,于是就有了这幅《韩熙载夜宴图》。遗憾的是,这幅《韩熙载夜宴图》也不是真迹,是宫廷画家的摹本。像这样原作遗失仅存摹本的古代名画还有很多,如《洛神赋》、《女史箴图》、《兰亭序》等,就是在原作泯没的情况下靠临摹复制得以保存至今的。也多亏古人有先见之明,临摹了这些作品,我们今天才有幸见到它们。

清-刘彦冲-听阮图

为了完美地再现书法墨迹,中国人很早就发明了“双钩填廓法”,就是用一张透明的薄纸或涂了蜡的纸,铺在原作上描出轮廓,再将它描在要复制的纸上,然后按原样用墨填写。这样复制出的作品几乎与原迹一样,还能较完好地保持原作的神韵。流传下来的《兰亭序》全部是摹本,其中冯承素奉唐太宗旨意勾摹的《兰亭序》最为传神,不仅字体结构完美,行笔流畅,就连墨色的浓淡、干湿的差异,修改字的前后顺序都很好地表现出来。

手工临摹书画易受临摹人员绘画水平、艺术修养等众多因素的影响,很难做到原汁原味地再现原作。后来,受到雕版印刷的启发,中国人又发明了木版水印工艺,在北京荣宝斋复制的众多高水平木版水印画中,《韩熙载夜宴图》被公认为巅峰之作。这幅画共刻版1667块, 用时8年,而且一幅画需要印刷8000多次才能完成。尽管木版水印能够完美地再现中国画的神韵,但是工艺复杂,很难承担成千上万张古代优秀书画的复制工作。

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 近代又出现了珂罗版技术、铜板印刷、丝网印刷、胶版印刷方法,但这些印刷方法都存在缺陷,不能进行原大、原色、原材质的高清晰复制,不能逼真地再现书画的每一个细节。

最近几年出现的高仿真技术让“克隆”中国传统书画从梦想变成了现实,其完美地再现了中国传统书画的独有神韵,为人们带来了全新的享受,也为传承中华文化开创了一条新的途径。高仿真书画艺术工艺一般包括四项工艺。即扫描、图像处理、色彩管理、输出制作,这些技术巧妙地解决了高仿真制作中国传统书画的诸多难题,如宣纸、丝绢质地软不利于输出制作、油墨光感太强很难表现水墨画意境等。

“中国古代书画年代久远,保存甚难,不可能经常提供观赏。此外,世间万物都有“寿期”,书画作品自然也不例外。中国古代就有“绢保八百,纸寿千年”之说。也就是说,即便是精心保管,绢本字画只能保存八百年,纸本字画也只能收藏一千年。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尽管字画的“寿命”在延长,但是依然还会消亡,而延续书画生命的最好办法就是临摹复制。运用高科技手段做出的复制品,不仅完美再现了中国书画微妙的用笔变化,墨色层次及气势神韵,更给了我们贴近临摹,吸取传统的机会。”

由于复制品同真品近似,不仅历来为收藏家所看重,甚至可作为博物馆的陈列品,以保护真品免遭破坏,或补救真品之遗缺。随着现代高科技兴起,以书籍、图册、单件的形式复制古代书画已日渐普及,制作仿真品并公开发行,如今已是国际知名博物馆、艺术馆的惯例。复制品往往被限量制作,刻有标志、编号销售,谨防假冒。

为进一步弘扬中国传统绘画的精髓,致臻完美地展示出中国历代旷世遗存书画作品的风采神韵,逼真再现中国传统书画独有的墨色丹青,同时更好地让传统艺术走进千家万户,走入大众的厅堂,图说天下艺术商城推出了一系列精美的高仿复制品,供遴选。

微博关注

更多专题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