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loading...
【博客】
  • 作品
  • 会员
  • 艺术家

热搜:

会员 摄影 绘画 书法 创意艺术 分分pk10彩票 资讯 展览 观点评论 艺术商情 艺术生活 艺术家 画家 书法家 摄影师 商城

个人档案

文集列表(共224篇)

最新文章

精彩文章推荐

作者精选文章

没有精选文章

“百丈”好多名堂在“八丈”

2017-12-20 11:53

“百丈”好多名堂在“八丈”
——说说三百年古民居沧桑往事


12月10日,意大利米兰理工大学建筑系教授Anna Barbara 女士及其助理一行,前往苍南并考察了位于当地百丈村林氏古宅——一座经历三百年风雨的大宅院。此行能否为该古宅的留存带来一缕希望,尚不可知。但,独向一隅的这座老宅,此刻竟然引国外建筑专家的关注,想必建宅主人生前做梦也没想到。

这座古宅,经历“文保点”“被撤销”后,又被再度要求列为“文保”,如此颇费周折究竟为什么?

这座古宅,在迟暮之年,却受到海内外专家学者频频关注,莫大舆论场背后究竟有何意味值得解读?

这座古宅,经历风雨沧桑之后面对“大拆大整”,“浙南名居典范”在左冲右突中最终將走向何方?

本文说说苍南县城百丈村林氏古宅之前尘往事……

一、舆论场中的三百年老宅

在苍南县城灵溪镇,有一个叫百丈村的地方。此地地理位置甚为突出,原104国道线贯穿全村,村庄范围东至沈海高速苍南口处,南接苍南县行政中心仅2公里,西与站前大道相连,北隔新104国道与苍南动车站相距不到2公里。

在城市化进程大力推进的今天,拔地而起的高楼,如雨后春笋,司空见惯。因此,在高楼林立的缝隙里,讨论一座老宅如何如何,远比民众对高楼的追求来得生硬与隔阂。

但是,该地该村近来却不然,不但吸引了国内有关学者专家的挑剔目光,更吸引了意大利米兰理工大学建筑系(据网络资料显示,根据意大利社会投资学院中心“CENSIS” 整理的信息,该大学建筑系,在2008年意大利大学建筑专业排名第二)教授Anna Barbara 女士及其助理的亲临考察。此外,还吸引了不少媒体的视线。可谓家喻户晓,声名远播。這一切只為与一座建于清乾隆年间的三进式大合院有关。

难以想象,在十余年间,这座古宅经历“文保点”,又因院内部分住户强烈反对而撤销“文保点”,此后又被住户强烈要求列为“文保单位”这样一个颇费周折的过程。

究竟什么原因让这里的住户们对待老宅的态度如此飘忽不定呢?

我们先來看看這老宅如何游走在“文物”的边缘。

在苍南县政协文史委编纂的第15辑《苍南文史资料·文物专辑》(2000年3月)一书中,我们看到“百丈林氏古居”作为“古建筑”列入其中并作介绍。可见,至少在2000年以前,这座古宅就进入了文物部门的视线。

落款日期为“2001年9月26日”、苍南县文物馆填制的《浙江省历史文化遗产普查登记表(文物古迹类)》中,则对此宅价值作如下评估:一,古宅系乾隆年间建,占地面积大,结构较为完整,且用料、雕刻等方面较为考究;二,古宅内保存了一部份文物。并“建议推荐为县保单位”。

2004年,古宅被列为苍南县文物保护点。

经过上述几个环节,按理,此番良策本是此宅的绝好归宿。

可是,这座老宅里的部分住户对此并不认可。他们认为,祖上的房子一旦成为文物,就不能随便拆建。当然,更重要的是,住户通过拆迁获得安置继而改善住房环境的希望则显渺茫。于是,有部分住户极力反对老宅成为“文保点”。

苍南县政府于2009年12月发文撤销此宅的“文保点”。据媒体此前援引有关政府人士的说法,那一年,老宅所在地块被出让,部分住戶也接受了相应安置。

而另外部分住户则持不同意见。他们认为,一旦接受拆迁安置,老宅将会被拆除。不能让老宅一拆了之,而是应该予以妥善保护。不然会对不住老祖宗留下的遗产。不愿老宅被拆的部分住户便积极向上反映,要求将古宅列为县文保单位,以求获得更好的保护。

关于老宅的去留问题,随着媒体关注力度的加大,也形成一个舆论场。

幸运的是,在众多有识之士的呼吁下,截至目前,林氏古宅避免了与平阳蓝田宫被粗暴夷为平地的类似命运。

二、“百丈”好多名堂在“八丈”

“八丈”与“百丈”之间又有什么联系呢?

所谓“八丈”,地域相当于今称“百丈”村的所在范围。在明隆庆《平阳县志》、民国《平阳县志·卷五·建置志》中均记为“八丈”。明清时期,“八丈”属“平阳县归仁乡”。可能谐音所致,昔日的“八丈”,叫成了今天的“百丈”。但是,“八丈”一名,倒是成为附近地名的核心用词,“八丈+XX”的命名模式,颇多用于附近小地名的命名。

关于“八丈”一名的来头,是说早在南宋时期,“八丈”曾在同一时期出了两名武状元,一个叫林时中,另一个叫做章梦飞。两人姻戚颇好,两座状元府距离很近,据说最近之处相隔八丈。这就是“八丈”一名的由来。有些林氏后裔认为,这林氏古宅即在南宋武状元林时中、章梦飞状元府邸遗址上建造起来的。

据说,同时代当地名人章仲彬,曾写过一首名为《水门桥》的诗,收录于林氏族谱中:

二翁唱和爱临清,新架桥梁水面横。
自是林章连地脉,往来人在镜中行。

一些族人据此认为,诗中提到的林、章二翁,便是两位武状元。诗中描述的情形,不尽是两位武状元的生活场景,更可视为包括水门桥在内的早年八丈优美的环境写照。

林氏与八丈的关系,则可上溯更早以前。林氏祖先林护在唐大顺元年从福建迁至横阳(今苍南),泊舟楼石江中的半夜,忽闻空谷中有金鸡报晓声传来。此乃“知天之厚于善人也”,祥兆。于是,先人便在此附近山麓筑室定居繁衍生息。此后“显宦巍科,人文蔚起”,于是原本叫墺里的那个地方,被命名为“林坳”。

八丈林氏,即林坳林氏的一个支派。据林氏后裔保存的清乾隆辛亥年纂修《林氏宗谱》记载,在林护孙辈、第三世林节即迁居八丈。

谱载,八丈基地坐落(旧平阳)三十二都小江村,延年公始居八丈西岸。至清,文榜公移居于河东,当时的四邻:东连金泽六板桥,南连水门象冈,西连蔡垟浃尾,北连龙家巷扈山。

位于巍峨雄壮的玉苍山脉之下的百丈,有昔时浙闽古驿道经过。此地河网发达,自古以来,是一个水陆交通兼利的地方。同时拥有良田千亩,是一个宜农、宜商、宜居的鱼米之乡。这似乎也可印证当年林氏先人择基繁衍之智。

如此说来,八丈林氏的历史,不仅仅是源远流长的问题,更重要的,它是苍南地域聚族而居的见证和历史文化的承载。

三、堪称浙南古建之典范

这座有着近三百年历史的古宅,据称系“清乾隆间庠生林遇厚所建”。族人称,祖上林遇厚(1749―1819,字圣载)当年家产丰厚,“广置田园,家种二百余顷”,可谓富甲乡闾。这从老宅柱梁之间建筑构件雕工的精细程度,可以管窥当年家境的殷实。

古宅坐东朝西,整个占地面积约12000平方米(共有76间房子 ,现存52间)。建筑整体由台门、前厅、厢房、后厅等构成三进合院式,另有一座护厝。9个厅,4个小门屋,一个后花园。外砌石围墙,并置4座门台。房屋布局相称,前后座房、左右廊厢房都连在一起,雨天串门不用帶傘。

古宅在建筑设计上,可谓兼顾族人聚居背景下的起居、消防、交通、休闲、保洁、族事活动等方面功能。此外,古宅的排水阴沟设计甚是考究,几百年来从不被污物沉积所堵塞,无论是下雨积水还是生活污水,至今都畅通排洩。相传早在建房时,林氏祖上曾将大龟放置其中,利用龟的爬行,将沉积物搅动翻起,以保持下水道畅通,龟还可吞食废弃食物,可保持环境卫生。

古宅西北处有一条十多米宽的河流,这为古宅提供些许防御功能的同时,也系堪舆地理上的“玉带环腰”,更是主人良好愿景与期许之所在。

在当年住满所有人家时,这座宅院简直就是一个小社会,聚族而居一脉相承。可谓是以此宅院为依托的中国传统社会的一个缩影。从这个意义上理解,此宅是一处融合社会学、建筑学、民俗学、环境科学等多层面的研究空间和可靠样本。

可见想象,当年的人们在这宅子里的生活情形——冬天,他们在院子里晒着太阳咯嗑。夏天,他们在院子里乘凉听夜虫呢喃。三五成群的孩子,玩着游戏尽情享受欢乐时光。在采访中,几位曾经在此居住过的林氏族人告诉我们,这里生活的记忆說來依旧历历如昨:打纸炮,放风筝,小河里嬉戏游泳,用瓦片打水漂源,用芦苇杆做小船……极尽童趣之美。是啊,所谓的乡愁,莫过于让儿时的记忆有一个具象的载体和呈现的空间吧。

站在如今打扫得相当洁净的老宅,看着那一扇扇早已固定、不再吱吱作响的窗户,我们会想起啥呢?坐在窗前透过雨帘遥想如意郎君的那一抹靓影,早已囿于柴米油盐而被生活扭曲成了满脸皱纹;那一双勤儉持家的細嫩之手,也不知能否撩动很多年前的青春梦想?昔日宅子里的鸡鸣狗吠、欢声笑语,也都随着岁月而苍老而远逝了……曾经俨然一个小社会的古宅,如今多数房子已腾空,除了洒满院子的阳光,颇为空落落。

2017年7月,浙江省社科院研究员(前历史研究所所长)林华东,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古建筑鉴定专家宋烜,专程蒞臨考察后认为:根据民居建筑结构特点及幸存至今的牌匾,它是一座清朝乾隆年间建筑无疑,距今已近三百来年历史。

两位学者分析确定古宅予以保护的价值之所在:这座古宅主体建筑具有浙南清中叶古建筑特色,为浙南罕见的规模宏大的建筑典范。其二,还是浙南唯一有明确建造人和年代的古建筑,具有重要的学术研究价值;其三,是林氏祖居传承有序的历史见证。特别是保存200余年家谱中的“耕读为先,商贾为正”祖训,在今天看来依旧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

林华东和宋烜两位专家认为“这是浙南一带古建筑中罕见的历史文化符号。林氏古民居与完整的家谱,是浙南民居典范。它既是族人迁徙的历史见证,又是不可再生的历史文化遗产。”呼吁政府和有关部门要好好加以保护。

四、底蕴深:拂去“灰尘”尽显历史厚重

走入这宅院,似乎徜徉一个远去的時空。我们可以寻觅哪些逝去了的信息呢?

据清乾隆《林氏宗谱》记载,“八丈林氏禄九,甫其先本自林坳,可太公分继八丈。唐宋……历代人物皆擢科甲,当时显名者多矣”。民间族谱在表达族内子弟科甲情况时,不免有溢美之词。但在翻阅其族谱时,还是被谱中《历代仕宦》有所怔住——

林氏族谱载称,林时中为咸淳辛未年廷对第一,登科武状元。检民国《平阳县志·选举》,亦称是年武科“林时中榜”。同治《苏州府志·卷六十七·选举》中明确记载“咸淳七年辛未林时中榜”。雍正《浙江通志·卷129》载“林时中,平阳人,状元”。另有族人提供的一份统计资料称,在清中期建成此宅之后中举的林姓族裔有举人1名、武生员5名,修职郎2名、国学生8名。

族谱中收录了曾任云南左参政职的邑人陈宣撰于弘治乙丑(1505)的序文。自称“解印绶,暇日啸傲山水”的陈宣,在某一天,游玩到新兴寺时,与旧知林禄九相遇。酒后,老友出示谱牒,请陈宣作文并邀请陈宣观其居处。陈宣在文中这样描述其所见,“层峦叠障,罗列于前;潮汐源流,环绕于后;卉木春荣,乔林冬秀。信乎,地灵人杰。”

拂去老宅的历史尘埃被,循着旧迹,我們不难发现,老宅的惊艳,远非形式上的三进式合院,远非建筑上的精雕细作,而是有着一定厚度的人文积淀。前述幸存至今早已褪色尽显斑驳的牌匾,不但依旧彰显着老宅曾经的辉煌,更是探究古宅前尘往事的重要线索。

在古宅厅堂上方,依次悬挂有“登科”“荣登天府”“棣萼交辉”“雁节松龄”“德昭壸仪”等清朝时期所制牌匾。

“德昭壸仪”匾,为旌表林遇厚祖母令人称颂的嘉德懿行而立。题匾的人叫王杰(1725-1805年,字伟人,号惺园,陕西韩城人),乾隆二十六年(1761)辛巳恩科状元。王杰时任浙江学政。据资料显示,王杰前后辅佐乾隆、嘉庆二帝,在朝四十余年,忠清劲直,老成端谨,不结党营私,不趋炎附势。嘉庆帝评价他:道直一身立庙朝,清风两袖返韩城。此匾额背后,又何止是王杰的名人效应呢?

“登科”一匾,为林圣志在乾隆三十三年(1768)中恩科举人而立;“荣登天府”则为乾隆四十四年(1779)之物。“棣萼交辉”则是温州府胡腾蛟于乾隆六十年(1795)正月为生员林遇厚、林廷栋、举人林朝栋而立。这座古宅的先人曾经金榜题名,光宗耀祖。是耕读传家还是诗书世家?

翻阅保存至今且已发黃的清修族谱,发現蕴藏着体现古宅历史人文价值重要成分。林氏家族繁衍情况的完整呈现,鲜为人知的前尘往事的如实记录,历史名人佚闻趣事的鲜活再现,还有“耕读为先,商贾为正”的家规祖训……这些为研究温州民间尚读亦贾风尚以及历史、经济、社会、民俗等领域,可谓提供了一份重要的原始档案。为解读老宅及其他提供了完美的信息。

离开老宅时,夕阳的余辉洒在台门前,那一对清代旗杆硖石,是以往考取功名者特有的标志,但已经显得落寞与孤零,如这老宅般安宁静谧。

我在想,这匾、这旗杆硖石、这大宅院构成的一幅画面,虽说不能全面还原当年曾有的盛景,但是这个老宅的背后,想必还有很多故事值得探索,还有很多深厚的积淀有待挖掘,那咿呀呀的开门声里,说不定就有沉睡的故事被唤醒……

五、结语:期待成为文化地标

苍南,是不到40年的一個“后生县”。这块土地上,虽然历史从未间断延续与积淀,比如南宋时期,曾进入一个人才辈出的辉煌时期,文武状元、进士举人可谓科名蔚然。就在林时中登第武状元之前,今属苍南境内徐俨夫,则在淳祐元年(l241)辛丑科登第状元。前后相隔没几年。

但很多历史名人,因年代久远,除了史册方志有所记载外,缺少实物载体以致甚显苍白。

据了解,苍南县曾经有过不少非常有价值的历史文化遗产,比如碗窑古村落朱氏古宅、“浙南学界爝火”刘绍宽故居、称誉宗教文学界的朱维之故居、革命文物鲸头庵基堂……种种原因导致逐渐消逝了。这令人痛心的局面,不得不引起深思。正如苍南县文物馆有关负责人坦言:在苍南县城区域内,类似八丈林氏故居这样主体保持完好的古建筑已十分罕见。更况且此宅承载着今天苍南地域漫长历史记忆中的重要一段。

对于拔地而起的高楼,所有的城市都不缺,苍南想必也一样。但对于拥有历经沧桑的类似古宅,那不是所有的城市都能做到。从这点意义上说,应该没有理由将之夷为平地。这是对待这座老宅的应有之举。

有识之士建议在此建苍南状元进士文化主题公园,或是乡贤文化长廊。既可再现苍南地域历史积淀,延續地方文脉,也是苍南今后外宣的有效平台与重要载体。这对于提升苍南的文化软实力,将有莫大的实物支撑与积极帮助。如今,八丈林氏老宅还屹立在我们面前,其建筑风格与建筑艺术也不乏具代表性,文物保护价值比较高。因此,对其整体实施抢救保护应该不无道理。


实现老宅的重生与有效利用,不仅保护了一个城市厚重的记忆,更是保护了一笔重要的历史文化遗产。这对于苍南这样一个“年纪”不大的县城,尤显重要。因为,她完全可以成为苍南地域历史文化的地标。









  • 点赞(0)
  • 分分pk10彩票
  •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红珊瑚之缘

点评

收起评论

0位朋友发表了评论

标题:

我还没有账号,分分pk10彩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