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loading...
【博客】
  • 作品
  • 会员
  • 艺术家

热搜:

会员 摄影 绘画 书法 创意艺术 收藏 资讯 展览 观点评论 艺术商情 艺术生活 艺术家 分分pk10官网 书法家 摄影师 商城

个人档案

文集列表(共13篇)

最新文章

精彩文章推荐

作者精选文章

没有精选文章

范娅萍个人简介

2014-05-16 11:56


  1979年,出生于中国湖南。2008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艺术硕士,心理学博士。 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1979年出生于中国湖南;

  2004年庆祝建国55周年广东省美术作品展,广东美术馆,广州,中国;

  2005年广东省版画展,广东艺术博物院,广州,中国;

  2006年亚洲女性艺术邀请展,横滨,日本;

  都市状态——中国当代艺术展,爱沙尼亚塔林美术馆;

  广东美协50周年美术作品大展,广东美术馆,广州,中国;

  2007年地平线,M.A.K当代艺术馆,洛杉矶,美国;

  新青年艺术大展,广东美术馆,广州,中国;

  2008年亚洲厚音,中国和曦美术馆,广州,中国;

  2008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艺术硕士,心理学博士;

  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2009年和,亚洲美术馆,福冈,日本;

  中日韩印尼艺术交流展,大阪,日本;

  2011年梦想中的ANGEL,广州,中国;

  纯真年代,广州,中国;

  天使的秘密花园,广东美术馆当代馆,广州,中国;

  深圳真爱梦想拍卖作品《梦中的angel》捐赠;

  2012年时尚之巅—首届女性艺术邀请展,悦美术馆,北京,中国;

  2013年放大,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威尼斯莫拉宫殿,威尼斯,意大利;

  深圳“分享•爱”慈善义拍作品《angeldoll》捐赠;

  2014年我不在我所在的空间,艾米李画廊,北京,中国。


  多纬度的交织——刘礼宾与范娅萍对话

  刘礼宾:中国当代艺术过于注重对社会性问题的扑捉,如果不是如此,很多人质疑其作品是不是具有“当代性”。在这样的语境中,“个体”往往被忽略,或者说对“个体”的理解往往简单化了。其实每个艺术家,或者说其艺术作品往往充满着“复杂性”。仅仅看几张图片,根本无法理解她是怎样的一个状态。你是如何去看你的创作和现在所谓的“问题艺术”、“当代艺术”之间的关系的?

  范娅萍:诚实于内心创作,作为一个艺术家,我认为这一点非常重要。外界政治变幻与我生存环境有关,对我创作的关系不大。七八岁时候读罗曼罗兰《巨人三传》时候我就知道了“唯有艺术永恒”。那时候我的老师告诉我说“艺术是一辈子的事情”,一开始就奠定了这样的内心基调,后来发生的一切都是“为艺术而艺术”。我个人觉得,一个好的艺术家应该是超越性别的。我的精神属性是中性的,充满男性的力量和决绝,也有女性的阴柔和细密。我的作品,有十几岁的那种奔放自由泼辣的画风;大笔触大面积犀利的线条,也有二十几岁时候对女生精致入微的描绘。您刚才提的“问题艺术”,我关注,但更多是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观察,我是现实主义更关注身边的人和事。至于“当代艺术”,我理解的就是“当下”,每一个时代都有“当代艺术”。每个人的“当下”不一样,全凭自己选择。

  这批少女成长的作品,都是身边朋友的孩子或是学生,每张都历时好几年,从开始接触,到设计服装拍摄,到与父母的沟通,到我为她们做心理分析,种种青春成长的蜕变,忧郁的喜悦的激烈的安静的都在画中流淌,并定格成一种永恒。作为一个社会的个体,这批创作承载了太多关于现代女性成长的心理学问题。我在探索这些孩子们是如何成长,以及与父母亲、朋友和同学的各种关系的奥秘。经过十几年时间的验证,我越来越感觉到我研究的重大意义所在,许多时候我就像用一种无形的手,无形的刀,无形的斧子在雕琢他们,再用油画笔描绘出来,每张画都是一个孩子成长的见证。现在画中的她们在世界不同地方给我打来电话时,或她们的父母亲骄傲地说起她们时,我觉得她们也是我的艺术品,一个跨越时间段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行为艺术。特蕾莎修女说,当你热爱和平的时候,不要过多地关注战争。我理解到另一层意思其实是关于如何有效聚集正能量。所以,我更愿意花时间“怎么做”才能让社会更好,让身边的人更好,这是我希望通过作品呈现给大家的正面积极的价值。十几年来我和很多教育公益扶贫机构合作过,捐赠作品或是贡献课程。我在美院教书时,写的大量课程融入这些年心理学临床经验,我架构了一个庞大的课程体系,把哲学心理学管理学等等融入进去,包括了从古典音乐,建筑,绘画和生活艺术等个角度,提升孩子们的美感和素养,课程里让孩子们懂得团队合作,爱自己爱他人,在愉悦中表达自我,探索内心,挖掘潜能,获得生命的永恒动力。我认为现在这些课程通过公益平台传播出去是最大的功德、最美也是最有价值的事。包括我在中国法律援助基金会做顾问,对目前中国女性和孩子的教育状况给出建议,推动法律法制法规的健全。这些是我要去解决的“问题”和我的“当代”艺术。

  刘礼宾:你其实更多的是在读心,是什么契机让你关注这些小孩,是因为你自己的成长经历吗?

  范娅萍:契机是点状的,是渐悟到顿悟。我父母都是做教育的,桃李满天下,从小算是耳濡目染。我堂哥是哈佛脑神经的专家教授,国务院每年邀请他率团回中国做巡回讲座,认识许多北美医学会顶级的专家每次可以近距离讨教。另外,我自己生命中遇到了几个很重要的导师。其中一位老师,在我13、4岁的时候教我哲学、古典音乐、文学、还有绘画等等,日子充实而美好,就像突然到山顶,看到的是与你同龄人完全不同的东西,每天听巴赫看的是苏格拉底与柏拉图,之后思考的问题自然不一样。我研究生导师是“读心”的人,不爱说话,我们交流都是形而上的从不关乎具体技法的讨论,我在自由生长。后来我的禅修的老师也对我有很大的影响,修炼如何在入世和出世之间平衡。

  当看到许多社会问题,我开始反思。社会是由基本的最小分子人构成,如果每个分子好了,社会也就好了,对于人最好的改变是教育,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慈善如果不能唤醒人内心的真正爱,那就是变成贪欲的源泉,就是恶的开始,许多社会现实就是在这样的因果轮回中滋生。在家庭教育里,爱也是有属性的,控制的支配的爱不是爱,是勒索和绑架……有一次,我的一个朋友在凌晨两点给我打电话,孩子离家出走了,我在她同学家找到她,孩子不想回家就去了我工作室。我和她聊天让她把自己的想法画出来,通过画面了解是这个母亲出现了问题,全职家庭妇女把唯一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一切都要在掌控中,最后出现家庭暴力……所以,最早我是助人为乐好为人师,后来这些一个个案例变成了我的油画作品。再加上我在美院教书,看到很多孩子的状况,我就去写课程,用我师父们传授给我的教给更多人。在读大学的时候我就在修心理学,研究生的时候修管理学,后来的禅修,所有这些都慢慢地融入到课件。对孩子不能拿着绳子去拽着他,而是让他自己去发现好玩的东西,发现原来可以有一个完全不同的空间找到自我。我觉得我有一个最大的特质,就是可以让别人发现一个完全不同的自己,找到自己最闪光的一面。

  刘礼宾:你有没有想过,你身上的这种能量(无论是精致的描绘,还是比较奔放的抒发)的来源是什么?或者说这种能量在艺术创作中发挥着什么样作用?

  范娅萍:万事万物的能量是有频率的,我只有和自己内心在一起时,才会产生共振,无限制的拥有那种力量。这些孩子其实也是我能量的来源,很多人觉得是我在不停地贡献给他们,贡献给他们的父母,是在做积善行德的事,其实他们身上的善良与爱和对于生命的渴望都是一种能量,而且在不停的给予我,这也正是我要感谢他们的。

  这种能量在艺术创作中让我有充沛的精力和无限的激情。我的作品涵盖了油画、装置、雕塑、版画和摄影等等。我认为材质不重要,技法也不重要,除了精准的描绘的能力和极其过硬的造型能力以外,重要的是思想。一个艺术家首先应该是一个思想家,是基于哲学、音乐、文学、艺术多个知识构面的修养。但缺少基本功又少了表达的精准,所以 基本功和修养,缺一不可。当然现在只是我人生一个阶段,通往“大师”的路是很漫长的自我修炼的过程。

  刘礼宾:其实我觉得当代艺术界一直传播着负能量,充满着一股戾气。下一个问题:你有没有考虑过最终的作品呈现方式?艺术界特别喜欢符号化解读作品,并由此定位艺术家。

  范娅萍:作品最终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刘礼宾:这是一个艺术家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范娅萍:想到就去做,我床头餐桌到处是速写本,也不管是凌晨还是深夜随时记录和画下来。

  刘礼宾:艺术家是这样,但是策展人不行。

  范娅萍:所以我只能是艺术家。能量是有颜色的,与人交往感受到他人的能量、频率和气场。作品也是有正负能量之分,我认为所有艺术源头还是人性的真善美,作品传递的信息无时不刻影响着观者。许多收藏家对我说,在我的作品里找到那种内在力量、宁静和美好。也算是一种能量吧。但是回过头我们聊到当代艺术的现状上,我不愿意做一个批判者,只是观察者。我父亲说我是一个朴素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者。我希望这个社会更好,社会和平、安定而富足,所以我愿意去通过自己的艺术作品创造这样一个范畴。包括我们马上要做的关于“真爱梦想”的这个活动,邀请全球顶级的数据专家探讨这个数据大爆炸时代带来的各种社会变革,也以这些智慧资源来回馈给这些年来一直默默捐赠的人们。人一天只有24个小时,用在哪里才重要,我希望每件事情是有意义的。

  中国传统以来有很多符号化的东西,我还写过一篇论文叫“符号的游历”就是讲中国传统符号的一些脉络线索,还收集了很多木刻的年画。我很长一段时间都研究符号,至于我的画,怎么说呢?你觉得我的画是有符号吗?

  刘礼宾:是容易被别人解读成符号,从策略上来讲是这样的。 最后一个问题:无论你偏向于“有”还是偏向于“无”,甚至你跳出“有无”,还是心性的一个反应而已。你如何看待你现在这种状态,你这种状态在外人看是很入世的。

  范娅萍:出世心,入世事。别人怎么看对我来说不重要,一切皆是镜像,观者内心的投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只需要诚实于我的内心。其实“有”也好,“无”也好,好多东西对我来说只是桌子上的摆设,多少都不重要。我不需要为钱去画画,我也不在乎,自己高兴就好,表达出来就可以了。平常心,平凡事。听音乐、画张画、喝壶清茶、读本好书……因为人是活在真实的世界,每件小事都是修炼,哪怕只是泡一壶茶。大隐于市吧,我简化生活从家到工作室两点一线,生活内容没有什么条条框框了。艺术苛求,生活随缘,就像武侠小说里面那种世外之人,手中“无剑”,心中“有剑”。爱艺术,爱家人,爱朋友,爱生活。

  • 点赞(0)
  • 收藏
  • 分享到:

关注会员新文

点评

收起评论

0位朋友发表了评论

标题:

我还没有账号,点击申请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