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loading...
【博客】
  • 作品
  • 会员
  • 艺术家

热搜:

会员 摄影 绘画 书法 创意艺术 收藏 分分pk10 展览 观点评论 艺术商情 艺术生活 艺术家 分分pk10彩票 书法家 摄影师 商城

个人档案

文集列表(共347篇)

最新文章

精彩文章推荐

作者精选文章

没有精选文章

三个点射  六发子弹

2013-07-01 21:36

 三个点射  六发子弹

步兵72师诸兵种合成大演习就要开始了。

战区设置在河北省昌黎县北部,主攻点是高程364米的大熊山。陈官屯周围的大片地区,分布着炮兵、步兵、坦克兵等阵地。

此次演习,摩托化步兵72师唱主角,作为加强兵力的有70师的炮兵团、197师的炮兵团和坦克团、军直属基干炮兵团、军区直属炮六师的火箭炮部队、海军航空兵B5轰炸机部队,加上当地的基干民兵和担架队,怎么也有两万多人。

在陈官屯东面一处开阔的坡地上,搭建一个特大的看台,历时地区的党政军领导都要前来观看演习。别人不知道,演习结束部队返回驻地,北京军区司令员杨勇上将,到我们营房——唐秦警备区司令部来视察,在宿舍楼里看见了司令员,大个子上将司令员非常亲切的看望每一个战士。特别是,上将看到军人俱乐部的电影放映机,还是从朝鲜带回来的美国货,缺胳膊少腿地用木头支着,就特批了一台新座机,一人多高的大音箱,十多个战士才抬进后台。

一天早晨吹过起床号,我走出大门,看见村南头一排高大黑柱子竖在沟边,薄雾中我以为是新立的电线杆子,可是电线杆子没有这么粗啊,好奇的我不管三七二十一跑了过去,一看傻眼了,这那是电线杆子呀!好像是什么炮吧?炮兵战友告诉我这是国产160迫击炮,好家伙,长长的粗粗的炮筒扶着两只大轱辘,直直坐在碾盘大小大圆盘上。

丘陵大片秋煞过的土地上,出现不少偌大的土丘,近前看看不是土丘,大伪装网下藏着坦克。挖出的土平整得和犁过的土地一样,连履带印都清除得干干净净,远远的什么也看不出来。附近没有发现其他的火炮阵地,大概都分布在西边的什么地方。

这些车辆火炮不知什么时候钻出来的,连我们的侦察兵都没有发现,看样子大演习就这一两天了。

不错,那天吃过晚饭,班长去火房领来了面粉肉馅和白菜,大伙同意做馅饼,房东大嫂帮我们烙成黄亮的锅烙,每人分到两块,这是明天的干粮。

部队早早就吹熄灯号了。

子夜刚过,各班就提拉扑腾起床,穿上棉大衣,到门口集合。我们排分成两部分,一半随侦察排去接听电话,一半跟随警卫人员上了汽车开进夜幕中。

黑灯瞎火,我被扔到一座土坡上,排长命令我五点准时封锁这条公路。

“是!”

我挎枪站在五更的寒风中,没有月亮没有星辰,朦朦夜色没有退去。我的哨位是处高地,公路【大土道】下坡往北二百米向东,那是目标区了。

雄鸡啼过天渐明,大地笼罩在茫茫晨雾下,大雾天看样子炮击很可能要推迟了。

太阳升起以后浓雾渐渐稀疏,八点多钟,指挥部上空终于升起三发绿色信号弹,立刻隆隆的炮声一波接着一波响起来,迫击炮【100毫米】以下的就不分点了,在山坡上筑起了道道火墙,西南方传来重炮的出口声。122MM以上的火炮射程都在十公里以上,较多的火炮就是122榴弹炮了。155加农炮我只是在军基干炮兵团看见过,那又闷又重的声响大概就是那种炮了。

160迫击炮开始射击了,这种后装弹的迫击炮,弹丸飞行速度较慢,就像小飞机在天上飞的声音,老半天才在山坳里爆炸,它是此次演习口径最大的火炮了。

喀秋莎火箭炮没有射击,只是跟在后面跑了。接近中午的时候,B5轰炸机飞临战区的上空,它的飞行高度是5000米,而160迫击炮弹道高是5250米,此时,160迫击炮停止射击。那么大的轰炸机在五千米的高空,只是个小银燕的身影,可是此时在熊山脚下,腾起了蘑菇云,过高了熊山头。

那年头钢铁比较金贵,战后士兵和民兵都动员起来去捡炮弹皮子和子弹壳。我们几个在大山坳里看到用芦苇蓆连成的75X75米的大十字标志炸得稀烂,几百磅重的大炸弹炸的大坑,比三间房子还大,坦克开下去再开上来。

轰炸机过去了三拨,火炮也延伸射击了,坦克突然都从地里钻出来,拖着滚滚的烟尘,越沟趱豁没命的飞跑,那炮打的可准了,工兵修那么多碉堡,被它一炮一个全打翻了,没挨炮的也被火焰喷射兵的条条火龙吞噬,或被炸药包送上了天。

坦克在前面边打边跑,戴着伪装的步兵,端着湛亮小刺刀的半自动步枪【72师是首批装备新式武器的部队】伴随坦克冲锋。大山坳里像炒嘣豆似的开了锅,满山遍野又出现了奇观;黑压压的民兵和担架队,随在步兵的后面…….

我横枪站在坡顶上的大路中间,身后已聚集不少老百姓了,炮弹就在远处的路边爆炸,没有人敢往前走。中午的时候,一个女人带的孩子一个劲的闹,可能是饿了,我掰了半块馅饼给孩子,中午饭我只能吃半饱了,水也是冰凉的,肚子不太舒服,可是看着那热闹场面,就什么也顾不得了。

大概两点多钟吧,一个高个子农民骑辆破自行车,趁我不注意,噌家伙就跑下坡了,我提枪边喊边撵,眼看他越跑越快,我真的急了,当当就是两枪,还没站住,我当当又是两枪,还是不站住,这时我真的把枪端平了,当当两枪,只见那人晃了两晃就折沟去了,当时我还在紧张地思索;他要再不站住我可要卧倒射击,封锁前面的公路,把路面打的火星子飞溅,我看你站住不站住!不站住我可就对不起了,把自行车打烂,那就难免不伤着他了。可是现在就把他打倒了,我没瞄他呀,这是怎么说的!

跑到近前这老小子却跪在那里双手作揖,嘴里喊着;“老总,高抬贵手吧!”

没有伤着他,可能是子弹擦着头皮飞过去吓的吧。我悬着的心才算落了地,这可是老百姓啊,打着了我可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起来,快走!”

不想这祸可惹大了,当我连着打了三个点射,西北的小山顶上,嗵!就打起了一发红色泻光弹,并跑下两个战士,指挥部的上空也升起了红色信号弹,炮声嘎然而止,得了还没发起总攻击,不然那么多人怎么停下来?公路上飞跑来一辆插着小红旗的指挥车,不大会又调头回去了,那是山顶上看到我押着“俘虏”往回走,立刻通知演习可以继续进行,炮声接着又响起来。

“都等了这半天了,你是急什么,多危险哪!”

那些老乡直数叨那个人,那老兄蹲在地上也不敢作声,一个劲抽烟,老百姓准是寻思;这个当兵的真打呀!

太阳已经落山了,指挥部升起了三颗绿色信号弹,战场上早已安静下来,我也放老乡们走了,只把那个人留下来,六发子弹我得有个交代呀!

公路上热闹起来,一辆美吉普驶来,我认得是炮兵副参谋长的车。副参谋长是大尉,个子不高,和我们连的长官都是老战友,他是我们连的常客。

车在我跟前停下,其他车辆继续驶过,副参谋长下车,我敬了个礼。

“三班副,怎么回事?”

“报告副参谋长,这个老乡骑着自行车往目标区里跑,我开枪把他拦下。”

“你这个老乡,怎这么胆大,不要命了!走吧。”

嘿!就这么把老乡放走了。

“三班副你也撤岗吧,收容车在后面。”

“是!”

目送副参谋长走远了,我跑上路旁的土坡,像个大将军似的横枪立在那里,检阅着在暮色中一辆辆在我眼前通过的战车。看到了喀秋莎的身影,一辆辆坦克驶来,灯光照着我挎枪威严的立正站着,向驶过来的战车行注目礼,坦克上露出半身的战友也向我行注目礼,我一动不动,像尊雕像。

一眼望不到头的十轮大卡车牵引着重炮,我可看见那大迫击炮了,炮口上有个鼻子挂在卡车上拽着走,后面拖着大磨盘。整个演习过程什么事都会发生,延伸炮击的时候,就有一发流弹飞越290高地打到山后面去了,幸亏老百姓早已撤走,没有伤人,只把一民房打塌,工兵免不了要费一番功夫修复。伤人的事更是难免,别的我不知道,我们连有一名电话兵被派去显示炸点,这个废物点心,前额被飞起的沙石打的都是小眼,满脸是血,捂着脑袋哭着回来,可把大家吓坏了,幸亏军大衣把脸遮住,不然小命就难保了。我们撤防时,在昌黎火车站,就看见军车旁停着一副棺材。

演习回来我一直怀揣小鼓,这么大的演习让我几枪就给打停了,你以为篮球比赛呀,说暂停就暂停?那得说道说道!司令得责问军长,军长得责问师长,到我这里还不把我砸扁了,至少也得挨个处分什么的,咳,爱咋地咋地吧,死猪不怕开水烫,反正豁出去了。

没人找我谈话,没人批评我,在总结讲评时,副连长最后说;“关于三班副开枪造成实弹停演一事,上级领导肯定得折腾,那是他们的事,咱们不用去管。对于一个士兵来说,我认为三班副处理的比较果断得当,必定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你说不开枪吧,老乡不站住,跑入目标区后果不堪设想;开枪吧,真要是伤着老百姓更麻烦,真是很不容易,说心里话批评也不是,表扬还不是。不过,三班副真不愧是技术能手,都知道五四冲锋枪射速每秒十四发,他三个点射六发子弹……

嘿!得了!

                    200992

  • 点赞(0)
  • 收藏
  • 分享到:

点评

收起评论

0位朋友发表了评论

标题:

我还没有账号,点击申请

返回首页